IT一流智能家居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智能家居 > 知识 > 正文

  潜航员从事的是前无古人的载人深潜试验,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下五洋捉鳖”的夙愿和赶超世界载人深潜先进水平的重任。从踏上工作岗位的那天起,他就暗下决心,不负众望,拼搏奉献,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和人民。“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面对繁重、枯燥而又艰苦的训练,他争分夺秒,自我加压,全身心投入。他珍惜每一次机会,从实战出发,认真总结经验、改进操作方法,仅研习过的教材和试验记录摞起来就有近2米高。这不但使自己成为精通各项操作的行家里手,也为1000米到7000米海试的圆满完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万次的训练和试验就是为了海试那一刻的万无一失。”单单一个抓取动作,他一练就是一星期。“那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操纵摇杆。”他硬是凭着一股“倔”劲儿,使笨重的机械手臂能够灵活地抓取样品。700多个日夜的汗水和辛劳收获了丰硕果实,付文韬成为我国第一批能够独立驾驶“蛟龙号”的两名潜航员之一。

  光荣而满布荆棘的事业大洋深处漆黑幽寂、变幻莫测、充满着无法预知的危险。每下潜10米就会增加一个大气压。7000米的水深,相当于每平方米负重7000吨。这是对潜航员心理素质的巨大考验。洋底与海面温差十几度,有时还会因风浪洋流造成颠簸。付文韬11次成功担任蛟龙号的主驾驶,把这样的“煎熬”轻松地比喻为免费的“四季”之旅。 虽然7000米级海试成功已过去一段时间,但在一次次海试、一个个激动人心的下潜数字背后,仍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1] “第一次海试前,没有人知道结果是什么,我们连水下救助的经验和设备都没有。”付文韬回忆道。2009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这一年中国载人深潜踏上了充满曲折艰难的1000米级海试之路。每个阶段对海试队来说都是一座大山。“如果没有50米,就不会有后来的1000米、5000米,乃至7000米。一旦失败,这项事业就将遭受重创。当时的我们只能用8个字来表述:没有经验、无章可循。记得2011年进行5000米级海试时,海试区的天气一反常态,异常恶劣,五六级大风常刮不止。”付文韬说,当时下潜共进行了5次,有4次下潜时的海况在4级左右。在第43次深潜返航途中,突遇暴雨滂沱,海面掀起大浪。大雨过后,大雾阻挡着人们的视线,“向阳红09”试验母船难以发现深入海底的“蛟龙”号。“当时如果再拖延半小时,天黑下来,寻找潜水器就更加困难。我作为‘蛟龙’号的主驾驶,和另外两名潜航员一起,正在漆黑的海底,忍受着海水剧烈的颠簸。那时没有绝望的念头,想到的是整个海试队所做的努力,想到站在我们身后的亿万人民,想到我们肩上扛着的责任和使命,我们不能倒下。”在危急关头,付文韬一边稳定队友的情绪,一边沉着冷静地操作,他将潜水器的灯光全部射向天空,终于使母船及时搜寻到潜水器,确保了“蛟龙”号安全返航。潜水器内空间狭小,密布着100多个复杂部件。一次下潜要持续十几个小时,潜航员要在不能休息和上厕所的情况下高度集中精力完成几十项预定科目。潜航员不仅要有高超的技能,还要有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搜索标志物是下潜的主要任务之一。在漆黑茫茫、漫无边际的洋底,寻找一个几十公分见方的物体,如同“大海捞针”。一次,他在5000米水深处发现了活海参,可潜水器坐底后软绵的海床泥烟弥漫使视野受阻,机械手又出现“延时”现象。难道要“空手而归”?放弃意味着团队的努力将付诸东流,样品也很可能永远不会再出现。他稳定心绪,梳理思路,采取了超常规的操作手法:一边调整潜器到合适角度,尽量消除泥烟影响;一边半蹲着从更佳角度透过观察窗目测,启动液压源、上电、预估偏差、设定参数、抓取,一连串娴熟缜密的动作精准无误,如行云流水。当搜索到了标志物,他的后背在阴冷的潜舱内早已被汗水浸湿。

  忠孝两难全,为国争光报亲恩在应征潜航员之前,付文韬已精心准备了一年考研。得知这是一项利国利民、功在千秋的伟大事业后,他毅然放弃了考研。“成为一名潜航员远比获得学历更有意义”,这是他的真实心声。 自古忠孝难两全。4年多的海上试验,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工作。3000米级海试期间,他突然接到父亲脑溢血病危的消息。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他放不下病重的父亲;但作为一名潜航员,更重要的使命等待他去完成。他急匆匆赶回岳阳,见了还处于昏迷状态的父亲一面,便即刻返回三亚,继续投入工作。7000米级海试备航期间,他通过电话哽咽着对远在家乡的父亲说:“我不能守在您的身边尽孝,感到很内疚,请您谅解。”他把对父亲的牵挂埋在心底,把为国争光作为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1]

  创造蛟龙号工作纪录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海底探奇,足见壮士豪情。付文韬满怀着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的坚强决心,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压力,先后参加了1000米、3000米、5000米、7000米的全部海试任务,累积下潜深度37106米,创造和打破了多项纪录。为中国载人深潜事业立下了卓越功勋。